西溪且留下

xixi-001.jpg

《蒹葭里》
千里蒹葭十里洲,溪居宜月更宜秋。
鸥凫栖水高僧舍,鹳鹤巢云名士楼。
薝卜叶分飞鹭羽,荻芦花散钓鱼舟。
黄橙红柿紫菱角,不羡人家万户侯。

诗僧大善,明僧,字心宗,别号虚闲老道人。俗姓魏,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初投云栖寺落发,游普宁寺雪浪之门,参紫柏,修忏天台近十年。后在西湖隐居,终老于西溪。著有《虚闲集》、《西溪百咏》。《蒹葭里》这首诗出自《西溪百咏》。


认识杭州,当然是先从西湖开始的。后来,多看了几本书,继而又知道了西泠。再后来,随着人类生存环境的不断恶化,我们才知道了居然还有个城市湿地西溪。一个以爱情之都美誉名播天下的杭州,由此多了几分凄楚,多了几分哀婉,也多了几分雅致,多了几分情愫,更多了几分慰藉。

杭州是个古老而时尚的大都市,又是浙商荟萃之地。从古至今,金钱美色,官场功名,物华天宝,富庶张扬。太热闹了,就显得喧嚣嘈杂,大街小巷成天价车水马龙,让人感觉不是一个清静地。很多人想安安静静地休息一段时间,可又难以摆脱这个世界过于精彩的诱惑。大隐中隐对现代都市人都不太适合,唯有小隐。于是,人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去处――西溪。

曾和西湖西泠这两位义姐仁兄并称“杭州三西”的西溪,颇有些与众不同。和西湖相比,西溪少了脂粉气;和西泠相比,西溪又没了名利场。如果用一种颜色来比喻一个城市的话,北京当首推红色,上海应该是粉色,青岛大连则是蓝色的。假如把杭州说成是绿色的,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有山水园林和西湖龙井的盛妆华筵,只有西溪,才可以称得上是这座城市的背景音乐。毕竟,很多人还是不大了解西溪,一则是因为湿地在几年前还是一个较冷清的字眼,二则是因为西湖西泠的光环过于耀眼,令这块仅仅相距五公里之外的西溪冷眼看着它们的荣华富贵,这一看,就是自甘寂寞的千年。

同样是水,尽管在古代的最初功用完全相同,尽管西溪面积比位居全国31个同名西湖之首的杭州西湖要大出10倍,可千余年的风流却让西湖占尽。假如说西湖是杭州宠爱有加的己出闺秀,那西溪就是寄养于山野的庶出小女了――她秉承着杭州固有的血脉,虽常常游离于人们视线之外,却不自怨自艾,顾影自怜,一身畅酣淋漓的山水画意和汪洋恣肆的野性美使她多了几分闲淡与清雅,幽静与旷达。所以说,西溪是田园的,也是雅致的;是自然的,更是人文的。

西溪位于杭州市区西部,是当今国内城市中心罕见的面积最大的次生湿地,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融城市湿地、农耕湿地和文化湿地于一体的国家级湿地公园。独特的水生、陆生植被和野生动物物种,至今都常常让那些生物学家兴趣盎然。蜿蜒的水塘里,生长着各种水生植物:春天菖蒲抽芽,夏来小荷尖尖,秋季莲藕飘香,冬至蒹葭苍茫。岸边则是芳草萋萋,花木扶疏,春花夏荫秋果冬梅,一片葳蕤,满溪芳香。更别提那水中游鱼成群,天空鹭鸟翻飞了,这里还是各种翠鸟、绿嘴鸭、银鸡的乐园,形成了极为奇异的湿地生态景观。

西溪之胜,独在于水。“一曲溪流一曲烟”,大小河流纵横交汇,其间分布着众多的港汊和鱼塘。这里白天除了偶尔的鸟鸣,就是船行的“沙沙”声和桨橹的“G乃”声。波平水缓,水草在船舷油油地漂荡,一弯水面如巨大的绿色宝镜,偶有村民的小船滑过,游人都会忍不住探头去看:船舱里是新鲜的鱼虾?是鲜嫩的菱角?还是采莲女子顺手折来的莲叶?那水芋们纷纷引颈探向水面,是想一捧啜饮么?若是喜静,可去那枫杨树下,一根钓竿,一盏茶,一段悠闲惬意的时光,日子幸福而简单;好动者,则去撑一竿长篙,向青草更深处漫溯,待到暮色四合,安然归来的想必也是一份宁静与诗意的闲适。

西溪,不仅是一面镶着五色花边的镜子,一抹躺在纯自然世界里的阳光,一座诗意的画廊,一方休生养息并期待走向世界的瑰丽花园,还是一个原生态的湿地王国,一本教你怎么珍惜这蓝色星球的教科书……其湿地之美不仅美在独特的江南湿地景观,绮丽的自然风光,浓郁的水乡风情,深厚的人文历史,同时还美在绿地生态系统的保护上。

西溪湿地更是一个都市里的村庄,一处江南水乡的微缩景观。大到农舍庭院和桑园柿林,小到农具家具,甚至一只笸箩,一盏油灯,一顶摞着补丁的旧蚊帐……穿行其中,宛如置身于纯粹、淳朴的乡间,少了匆忙,淡了浮躁,释放出一份久违的简单与亲切,就连脚步也变得异常轻松,随意了许多。这里既不是修旧如新,也不是整新如旧,只是迁走了原住民的西溪农家,给人一种原汁原味返朴归真的感受。泡桐花落带走了春逝,秋叶嫣红则别有一番醉意:点点柿子红,瑟瑟秋叶黄,一弯流水,一怀苍茫,走进西溪,便走进了乡野逸趣,走进农耕时代的阡陌……

一个城市,尤其是天堂般的杭州,尤其是拥有了西湖这样绝美的风光之后,再有西溪这样丰富的湿地公园和宁静的田园景象,实在让喜爱杭州、景仰杭州生活的人,无法不心驰神往。

打赏
  •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请我喝杯咖啡吧~

支付宝
微信